您的位置:首页 >> 舟山之窗 >> 浏览文章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舟山白鹅——带着舟山人民走上致富道路

时间:2019-03-25 来源:舟山日报 作者:陈静

  定海农民饲养白鹅历史悠久。据民间调查,早在明朝洪武十九年(一三八六年)朱元璋下令将定海离城四十里外的农民以窝匪全部集中起来,驱赶到象山南天门仑谷围定居,农民扶老携幼,随带鸡、鹅等禽种前往。到清朝康熙二十三年(一六八四年)这道禁令才撤销,居住在大陆的农民才陆续返回定海。此事说明了定海农民养鹅早在明朝就很普遍。

  舟山白鹅肉嫩体大,浑身是宝,除肉鹅本身外,有鹅胰、鹅肠、鹅血、尖翎、刀翎、窝翎、羽绒等近十种原辅材料,经过粗、精加工,可以成为高档营养食品和日用商品。舟山素有“浙东白鹅之乡”的美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舟山白鹅不仅换取了外汇,支援了四化建设,增加了社员收入,而且还博得了国际市场的声誉和港澳同胞的赏鉴。

  不甘人后,发展家禽养殖推动农村经济

  舟山是我国第一大群岛,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舟山的畜牧生产有较快发展,并涌现了大批饲养专业户,正是他们身上不甘人后的勇气、建设家乡的动力、改变命运的渴求,一步一步推动着舟山经济的发展。

  据史料记载,当时舟山除猪肉外,其他畜禽产品基本自给,且尚有少量冻鹅、冻鸡和禽蛋供外销,但各县、区畜收生产很不平衡,主要集中在定海。当时的各级部门重视挖掘发展白鹅生产的潜力,普及科学养鹅知识,鼓励、支持集体和社员多养鹅,为发展农村经济,活跃市场,增加出口,支援四化多作贡献。

  当时的定海县白泉公社河东大队有饲养白鹅的传统习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大队党支部对发展白鹅生产制订了相应的措施,并规定严禁用任何借口限、毒、打家禽,加上国家的奖售政策,进一步调动了广大社员的积极性,白鹅生产迅速发展,家家户户饲养。1979年1~9月,全队饲养量已达8980只,其中卖给国家2540只,上集市960只,出售小鹅5020只。加上出售一部分不能孵化的鹅蛋,共计收入22700余元,平均每户收入54.7元。饲养白鹅,不仅增加了社员的收入,又支持了农业生产。

  1980年7月,定海县宰杀加工的第一批2378只出口冻鹅,经宁波市商检处鉴定,肥度、重量、品质完全符合出口标准,其中一、二级优质品占84%。

  定海白鹅又称浙东白鹅,以肉嫩味鲜驰名港澳市场,过去都由宁波市外贸部门加工出口。当时的定海县为争取更多外汇,发展外贸经济,决定自己加工出口,在取得省、地外贸部门同意后,积极进行了扩展育肥场,培训技术力量等出口生产筹备工作。同时,进一步发展白鹅生产基地,调整白鹅收购政策。

  依托白鹅养殖办起乡镇企业

  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农业结构快速调整,从计划到市场、从单一化向多元化、从片面性向综合性的转变,市场机制的“无形指挥棒”促进了农产品的多样化。谁能够抢先一步,谁就能获得改革开放的“甜果”,带来农村经济发展的新面貌,不少地方开始尝试创办以农副产品为原料的乡镇企业。

  1981年4月,在当时有关部门的支持下,定海县白泉公社建成了一座二百吨级的中型冷库。冷库投产后,更加有利于发挥白泉地区白鹅生产量多的优势,加工出口冻鹅,为国家增创外汇。当时白泉冷库还派出人员,专程到宁波等地有关单位,学习宰杀、加工、冷冻等技术知识,为正式投产培训技术力量。

  定海白泉冷冻厂主打产品冻鹅正是依托定海农村丰富的白鹅资源,企业开始就确定走“农工贸”一条龙发展之路。

  企业筹建之初,白泉镇政府主要领导和企业创始人何国绍就有一种十分清醒的认识,对于技术不强、资金不多的乡镇企业来说,立足本地资源优势,重点发展农产品加工业,不仅有利于调整农业产业结构,而且对于企业来说能够扬长避短,走出一条可持续发展之路。

  何国绍与同事们凭着骨子里的那股拼劲开始带领白泉冷冻厂甚至白泉白鹅的养殖户走上了致富之路。他们多次就如何提高白鹅产出值进行深入思考研究,打破白鹅的传统加工方式,大胆创新思维,大搞综合利用,做足“鹅文章”。当时厂里有一句流行的话“把鹅从头到脚,从里到外,统统吃光用净”,除了鹅肉加工成色白、肉嫩、体大、膘肥、符合出口要求的小包装白鹅外,鹅的其他部分都被充分利用,甚至连鹅粪也被开发加工成为饲料。一只小小白鹅,开发出10多种产品,产品价值大幅度提升。

  鹅毛经过挑拣分类,利用价值大大提高。鹅的刁翎,每公斤在80元以上;窝翎用来做羽毛球,尖翎用来做鹅毛扇;那色白、蓬松、保暖的鹅绒,更是物尽其用,成为加工羽绒衣、被、枕等产品的优质原料。原来大多数被废弃的鹅的肚杂,在他们的眼里,也成了有价值的宝贝。鹅血加工成鹅血粉;鹅油制作加工后供应食品厂;鹅胆成为有关工厂作胆膏等的原料;鹅胰供应给化工厂提炼药物;鹅掌皮、鹅嘴皮卖给医药部门;鹅肠未加工时每公斤只有0.6元,加工后每公斤是2.2元,真正做到了全利用。

  1984年,白泉冷冻厂在中央一号文件精神指引下,进一步解放思想,采取优惠补助、上门辅导技术和免费防疫等措施,稳定和扩大了鹅源基地。为方便养鹅户投售,冷冻厂又加强收购力量,增加收购网点,收购人员由13人增加到18人,收购点由前一年的13个扩大到16个,到外社收购的时间由原来5天收购一次改为3天收购一次。到当年三月底,全厂已收购白鹅35000余只,加工冻鹅62.3吨,出口冻鹅1.7吨。

  同年11月,为了改良白鹅品种,白泉冷冻厂兴建了一座种鹅场,建筑面积为1300平方米,每年可培育公母鹅500只左右。

  加上定海白泉冷冻厂对白鹅的多层次加工利用,使有限的原材料多次增值,取得了丰硕的经济效益,增强了企业的市场竞争力。

  先富起来,再带着乡亲们共同致富

  在定海农村,一般新女婿上门到丈母娘家,在礼担上少不了挑一只大白鹅,逢年过节,一般也以舟山白鹅作为主要的高档食品和祭祀品。当时白泉的舟山白鹅养殖业能有如此好的发展势头,与一些白鹅养殖专业大户的努力分不开。他们依靠舟山白鹅养殖富起来以后,致富积极性越来越高。尤其是在致富奔小康的道路上,涌现出的一批批致富带头人,他们在自己富起来的同时,还带着乡亲们一起走上致富路。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定海县马岙乡三胜村,有一个叫姜雪娣的女党员,她带头调整产业结构,发展种植、饲养业,并带领村里一部分群众摆脱了往日的贫困,共同致富,受到村民称赞。

  1985年,姜雪娣在种好责任田的同时,又承包了1300多平方米菜地、600多平方米橘园,并办起了小型家庭畜牧场,饲养了10头肉猪、100多只白鹅,当年收入5000元。从此,她信心倍增。

  由于姜雪娣经营得法,收入可观。姜雪娣富了,她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共产党员,没有忘记共产党员的职责,积极宣传党的富民政策,从技术、饲料、资金等方面尽自己的力量,用“钱”和“技”帮助贫困户发展生产,帮助他人共同走上致富之路。邻居家境困难,她不仅借钱,还传授养鹅经验;村民养向她买种鹅,一时无钱可以赊购……

  舟山白鹅养殖,走上规模化发展之路

  舟山白鹅生产主要集中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最高年饲养量达47万羽,白泉冷冻厂1981年至1984年的4年中出口冻鹅1119吨,销往马来西亚、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创外汇454万元人民币,成为我省唯一的一家冻鹅出口加工企业。到80年代中期和90年代初,由于市场大环境的影响,舟山白鹅一度萧条。

  到上世纪末,舟山市和各县区相继推出一系列发展白鹅生产的政策和措施,促进了白鹅生产蓬勃发展。当时的白泉百胜冷冻厂引进先进加工设备,开发出芳香鹅、鹅肉松等系列加工产品,销往上海、天津和北京等市场,并注册了“舟波牌”等鹅产品商标,在市场竞争中发挥了较好的品牌效应,数次在省农博会夺金摘银。舟山白鹅,目前是定海十大骨干农产品之一,定海农业的主导产业,在“浙东白鹅”体系中独树一帜。2007年,定海白鹅饲养量达50.7万羽,产值2500余万元。其中,饲养量在500只以上规模的养殖户有82户,饲养量占全区饲养总数的54%。

  后在中共舟山市定海区委、定海区政府和区农业部门大力支持下,采取了有力措施,舟山白鹅的养殖逐步向产业化、规模化、科技化和标准化推进,并且成立了舟山“阿达哥”食品有限公司,将舟山白鹅精制成盐水鹅、芳香鹅、鹅肉松等小包装系列产品,不仅受到了北京、上海、深圳等大中城市消费者的青睐,并多次获得了浙江省名牌产品、浙江省农博会金奖、舟山市名牌产品等荣誉称号。

  记者手记

  我们吃得最多的大概就是白斩,这是舟山人餐桌上必不可少的一道美食,以鹅肉和内脏所拼成的鹅拼是舟山“浙东白鹅”的主要食用方法之一。

  记者从舟山市定海区农业农村局了解到,城市建设不断加快,如今很多舟山白鹅养殖户已转产转业,大规模的舟山白鹅养殖在舟山已难觅踪迹,但当年舟山白鹅养殖户身上不甘人后的勇气、建设家乡的动力、改变命运的渴求,依然能成为我们“打好五大会战,建设四个舟山”强有力的动力。在白鹅养殖盛行时期,众多白鹅养殖大户带着乡亲们走上致富之路,我坚信,不止有一个“姜雪娣”,他们在自己一穷二白的时候凭借自己的智慧和努力,让自己先富起来,再带领乡亲一起走致富路。

  上世纪80年代初,是白泉冷冻厂最辉煌的时期,他们面对挫折艰难的企业环境,摸着石头过河,创建了“链式”经营策略,通过自己的拼搏,一步一个脚印,把白泉冷冻厂做成了当时改革开放初期的省“六好企业”。据相关资料统计,该厂从1981年4月投产至1985年3月,短短4年,创外汇54万元,企业盈利130万元,除还清了贷款,还赚了1个同样的厂,当时如果有一份在白泉冷冻厂的工作,那是相当有面子的事情。

  时过境迁,白泉冷冻厂成了一段历史的代名词,而舟山白鹅却始终活跃在我们的餐桌上。白泉人身上的那种拼搏精神,依然值得我们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