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舟山之窗 >> 浏览文章

沈家门台胞站两岸同胞骨肉情的故事

时间:2017-07-05 来源:舟山日报 作者:阎受鹏

  提示:

  沈家门台胞接待站庭院,松柏交翠,杉樟映碧。这些树是当年台轮船员们栽下的,每一棵树,都有一个深情的故事。

  沈家门是我国著名渔港,又是天然避风良港,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我在普陀区委报道组工作,目睹每年数以百计的台轮进港避风,养疴生息,台胞接待站的工作人员千方百计为台胞排忧解难。那发生在沈家门台胞站的一个个两岸同胞骨肉深情的故事,深深地震撼着我的心灵。

  一 台湾松见证骨肉情

  在台胞接待站的椭圆形花坛里,两棵台湾松亭亭玉立,那是台湾渔轮“满泰号”大副陈增地海上遇难获救后,栽下的永恒记念。

  1988年秋天的一个傍晚,强劲的台风伴着暴雨,声嘶力竭地吼叫着,无情地击打着舟山群岛。此刻,停泊在沈家门港的台轮“满泰号”大副陈增地正在船头加固锚绳,突然,悬挂在桅杆上的一只十多千克重的大铁钩被台风刮过来,“嘣”地砸在他的脑袋上,头颅顿时被击得凹了进去,他当即昏倒在舱面,生命悬于一线。

  一颗绿色信号弹紧急升空,这是台湾渔民求救信号。

  十万火急!台胞接待站当即与台轮邻近的一家渔业公司联系,对方立即派出救护车和医护人员,护送伤员去医院救治。普陀人民医院接到普渔公司紧急电话,马上研究抢救措施,院长、副院长、脑外科主要医师都集中一起作会诊准备。开颅手术会大出血,血库储存的血不够,怎么办?当地党政领导一边向上级求援,一边采取特殊措施,发布紧急命令,指示当地武警中队干部战士作好献血准备。

  三十多名血气方刚的武警战士列队等候:“要多少血,就抽多少! ”

  沈家门台胞站专门派出四名年轻接待人员参与特别护理,昼夜守候病人。

  无影灯下,普陀医院六名专家汇集一起,聚精会神地为陈增地施行开颅手术。真是祸不单行,在手术紧急关头,突然一片漆黑,停电了!

  延误一分一秒都会给死神以可乘之机,医院发电车间冯师傅等冒着狂风暴雨,置安危于度外,顺着山坡、墙角、屋脊,仔细地检查通往手术室的每一根电线,终于在锅炉房顶找到了断电症结:线路纠缠,火花四溅。平时,手扶着梯子攀登那十多米高的房顶心也会发毛,何况此刻风雨正狂,谁先上去?两个小伙子抢了优先权,大胆攀上房顶,不顾触电之险,小心谨慎地排除了故障。手术室又亮了,医生和护士放下手电筒,长舒了一口气。

  一个多小时扣人心弦的抢救,手术终于成功了,1200毫升大陆同胞的鲜血流入了台湾渔民的血管。台胞得救了,消息不胫而走。

  在台胞接待站工作人员的精心护理下,陈增地病情一天天好转,恢复了健康。临别,他拉着台胞接待站人员和医护人员的手久久不放。这个在惊涛骇浪中闯荡了数十年的硬汉子脸上淌满泪水:“没有大陆亲人抢救,我这条命没了,是祖国亲人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他送上一面锦旗,写着八个大字:“尽心尽力,感之肺腑! ”

  同样感人的故事,在沈家门台胞接待站不胜枚举。“大生号”台湾渔民刘铃木受伤断肢,在沈家门成功再植;“志成号”台胞张志雄脑溢血,接待站火速送他上医院,使他逃过劫难。从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台胞接待站帮助一百多位台湾渔民化险为夷,战胜突然降临的病魔与死神。一位在沈家门病愈的台轮老船长种了一棵树,含泪写了一首诗:“手植台湾松,同胞情义深。松树留祖国,船舶去台澎。治病真温暖,关怀胜弟兄。临行频洒泪,天亦雨濛濛! ”

  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大成号”与“志成号”等台轮船员几乎每年都要来沈家门台胞接待站,“回娘家”给树浇上一点水,让那浓浓绿色永远滋润心头。

  二 母子团圆树

  在台胞接待站西侧,有两棵柏树,那是一位姓叶的台轮老船长找到他失散多年的母亲后栽种的。当时,母子重逢的情景,谁见了都会心酸落泪。

  那是1989年的秋天,那位老船长在东海区作业,由于推进器失灵,渔轮随波逐流,时刻都有触礁沉没的危险。台轮遇险的信号被东极的一条渔轮船员看到,迅即报告了沈家门台胞站。普陀区便火速组织力量,一边通过舟山电台寻呼,一边从嵊泗调度渔政船,还请求沿海驻岛部队通信站寻找。经过整整9个小时苦苦寻觅,终于在东福山洋面找到了这条台轮。船上9位渔民见此无不热泪横流额手相庆:救星来了,妈祖来了!

  老船长原籍浙江洞头,他16岁时被劫往台湾,从此漂泊海上,这次安全获救来到沈家门台胞站,他多么想见到魂牵梦萦的老母亲,可他在这里只能住两个晚上,沈家门与洞头还隔着多少山多少水!

  老船长这桩心事被台胞站接待人员得知,他们当即与当地有关部门进行了联系。令老船长想不到的是,第二天,洞头那边便传来消息,他年逾古稀的老母还健在,并已启程赶往沈家门。老船长喜出望外,他怎么也没想到海上遇险获救竟幸运地得到母子相会之机。

  第二天晚上,当他见到老母,一头扑进娘怀里,长跪不起,白发如雪的老母亲喊着船长的乳名,紧紧地把儿子搂入怀抱……

  这种久别重逢故事,在当时台胞站时有发生,那棵香樟诉说着一段兄弟情。一次,一位福建籍台轮船长看到港内停泊着许多福建船只,抱着侥幸心理,要求接待站帮助寻找亲人。这是人世间一次具有传奇色彩的亲人团圆,谁也想不到他的哥哥和侄子的渔船碰巧也在沈家门抛锚避风。第二天恰逢中秋,离别40多年的亲人在沈家门台胞接待站碰面了,三个汉子抱头痛哭。

  三 半世纪后的连理枝

  上世纪90年代,沈家门台胞站的活动室,时常可见到一位浓眉大眼的魁梧老人在看电视,聊天,弈棋,兴致勃勃。

  他叫程克诚,这位老人年近古稀才从台湾回大陆结婚,那是一段搁置了40多年的婚缘。

  上世纪40年代末,浙江省永康县一个小山村有对青梅竹马的情郎情妹。妹子李秀梅年方18岁,长得眉清目秀,读过初中,知书达礼,来说亲的人踏烂门槛,可李家将独生囡秀梅视作掌上明珠,迟迟不肯出嫁。秀梅自幼与远房表兄程克诚嬉耍玩闹,情窦初开,爱芽便扎根心头。祖母看出苗头,见克诚长相英俊,与秀梅甚是般配,便遂孙女心愿,作主订了这门婚事。克诚父亲也按永康乡俗给李家送来了一枚订婚戒指,双方都希望他俩早日成亲。

  谁知风云突变,忽然一阵无情棒,打得鸳鸯各一方。当时在天津国立体专求学的程克诚被劫往台湾。从此,相隔茫茫天涯,秀梅再也见不到克诚。家里穷得断了炊,不断催秀梅早点自寻生计,秀梅便来到永康县干部学校培训。她勤奋好学,很快便成为一名妇女干部。一次,重病中的母亲将秀梅拉到身边,双手颤抖着摸出女儿的订婚戒指,要女儿好好珍藏。秀梅含泪说:“人不见了,留着也没用,不如去换几斗米吧! ”“不! ”娘知道女儿的心思,她说“家里再穷,也不能把你的订婚戒指卖了,说啥都得留下来呵! ”秀梅泪水迷蒙地点了点头,用软纸包好,细心地塞进母亲床柜上的一个小洞。

  时隔一年,母亲撒手人寰。当秀梅泪人般奔丧回乡,母亲已入棺了。家中只留下母亲那张旧床,其它凡值点钱的东西都典的典,卖的卖,一贫如洗。秀梅扑在母亲的床上哭得死去活来。入夜,她迷蒙之中蓦地心念一动,那只订婚戒还在么?就披衣起床,点亮油灯,伸手往床柜洞一摸,洞内空无一物。秀梅又沿床角摸去,那个小纸包竟静静地躺在那里。显然,母亲离世前怀着满腹心事摸过它,秀梅不禁失声痛哭……

  尔后,李秀梅被组织上分配到普陀区沈家门工作。程克诚因为在天津参加过进步学生的活动,一到台湾,便被当局关押起来,坐了十年牢。出狱后做过泥水匠、搬运工,尝尽了人间辛酸。他在台湾苦熬了40多年,不曾婚娶,一心想着大陆,想着秀梅。但隔海相望,悠悠云天,只能梦中相见。两岸解冻,程克诚写信托在永康的大哥打听秀梅的下落,得知秀梅的丈夫已经病逝,便迫不及待,感慨万千地踏上归途。

  从永康来普陀,程克诚下榻沈家门台胞接待站,接待人员几经转折终于帮他找到秀梅。

  那天,台胞站的会客厅里,这对从少年到白头的恋人四目相对,久久地凝视着,有多少话要倾诉啊!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四行泪水默默地流呀流……

  从此,程克诚结束了孤苦伶仃的生活,老树逢春抽新芽,与40多年前的恋人喜结连理枝。

  婚后,俩人在台胞站院落中栽了一棵柏树,一有空夫妻俩便来到帮助他们圆了爱梦的台胞站,给见证他俩爱情的夫妻树浇水,逢人就笑盈盈地说:“这里有股亲气吸引我俩,在街上走着走着就来了! ”

  见证救命之恩的台湾松,诉说母子重逢的针叶柏,兄弟相拥的枝叶情,老恋人再结的连理枝,沈家门台胞站演绎了多少个既痛楚又甜蜜的故事!

  骨肉同胞盼团圆,海峡有限情无限。盼望祖国早日统一,这是海峡两岸人民的共同心声啊!